放假

1 minute read

今天走的时候很欣慰。一个实习生下午跑到我办公室说走之前别忘记路过他们那来道个别,并不想说自己为人怎么样,只是现在倒是觉得有点伤感。

昨天 EDF 中国同事聚会的时候的也再次说道,说感觉博士这三年肯定会是自己人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说实话我还是挺适合这种孤独一人作战的环境,没有人来指导我,我也不怎么需要,做着自己的研究,反正我很强就是了,当然也习惯了别人惊讶怎么博士进展那么快的样子。一年中,接受了自己工资比大多数人少的事实,接受了吃饭还比别人贵的事实,接受了实验室中别人都做 XFEM 就自己做损伤力学的事实,接受了自己在咖啡聊天的时候接不上话想说话还结巴的事实(当然现在好多了),接受了天然黑同事有时候(故意)强调我这个悲摧 CNRS 博士生的事实,反正我心态很好就是了。

当然也体验了不少不错的时光。尝了一次忘记是49还是59年的红酒,尝了一次顶级 Sauterne 白葡萄酒(就最近)然后自己还亲自第一次去 Nicolas 而不是超市买同事推荐的酒,瞎吹的本性在同事(同一个同事!)的催化下再次发扬光大每天看到他就很开心,一次做演讲的时候流利得完美得我佩服死自己了然后感觉每个人都赞了以至于和实验室老大关系也稍微好点了。

话说不应该说这些的,本来是想说最近自己的一些想法。昨天聚会挺开心的,幸好昨天去了,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如果把人生比作游戏的话,当初好像进入大学的时候自己的想法是与其在虚拟世界中玩,为什么不把现实生活这个游戏玩玩好呢?我最近意识到其实自己在向 GM 这个职业在发展:人生这场游戏谁都不能不玩,所以所有人都是玩家;但玩得不能太投入,否则就是在被游戏玩了,所以我喜欢担任观察者这个角色,然后尝试去理解这个游戏,尝试站在高度玩游戏,就像 GM 那样去控制这个游戏。

突然想到自己以前其实也有类似的想法吧,不知道这次是一次重新描述还是一次新的框架…不管了。EDF 中国帮主和一位姐姐都比我大五岁了,虽然外表上看不怎么出来但我相信肯定经历地比我更多吧。等我回来我看看能不能组织次巴黎附近的徒步呢,应该会挺好玩的吧,如果成功的话我好像找到新的游戏情节了?

上周 Gilles 带来酒的时候借口是说我要坐飞机了,还不知道我能不能回来,所以带来瓶酒让我尝尝让我不会后悔。我当然没在意,不过话说肯定还是会后悔吧,你自己都说世界上原来还有那么多事情想做。

祝好。

Update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