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年末时

1 minute read

去年抱着复杂心情迎接的今年也已经过去,话说还是可以庆幸今年不用那么忐忑地迎接明年吧。

刚才重温相册,发现了下面这张摄于今年3月份的图,无法想象仅仅三个月后万物又将在这个狂风和严寒统治下的巴黎复苏1。记得和谁说过,时间在日常中慢慢地变快,现在还是一周周流逝的时间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可能不久就是一月月地飘走了。

可能让时间变慢的方式就是让自己拥有更多的时间,或者说更多的可支配时间吧。当你发现自己老是不知道用这些空闲出来的时间去干嘛的时候,时间自然就变慢了2。没想到这里自己也很自然地走入的传统的圈套想去做新年心愿了,那就做一个吧,就是自己工作的时候效率能变高,别像办公室其他同志学习。

刚才还翻出了当年写的 TX 报告,找到当年藏在里面的一句冷笑话:

All nodes are equal but 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如果要稍微解释下的话,可以参考这篇博文。这句话当时也应该是看到了某人说的一句名言,即“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应用到我这个课题这里,应该是说有些节点是必须出现在设计解里面的有些不是必须的,尽管我们不会在求解的时候特别区分这两个子集吧…好笑的点是这句话是 Ground Structure 说的…

被自己2年前的笑话给笑道的同时,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博士课题,因为最近写 Conference paper 的时候我也有稍微用到过这句话的结构,只不过把节点 nodes 换成了有限元 elements。自己想说的就是作为狗理马3团队中最年轻的一员,我使用的是最直接的、最经典的有限元方法,所有单元都是一视同仁,然后让裂纹的全局稳定性条件去决定裂纹的传播方向。与之截然相反的就是我们实验室同事的 X-FEM 方法了,就是去显性地掌握裂纹的位置,为此就需要对某些有限单元进行特殊处理来保证位移的不连续性。打住,哪天发个博客稍微介绍下吧。

总结下吧,一年来还是收获了很多,经历了很多,包括一些意外的4。尽管有过想法把这个博客搞地更专业些,但搞不好“日常”和“异常”还是这个博客的主题。最后放张我亲爱的岛尸年轻时候的照片,不是我画的是我亲爱的同事画的。为什么说亲爱的,第二个学第一个,第一个是因为岛尸最近的一次邮件对我说亲爱的。

  1. 话说今年到现在为止也和去年一样还没有下雪… 

  2. 今天把凉宫惊愕的漫画看完了,还是很不错的。 

  3. 狗理马是我的岛尸…现在谷歌很强大很容易搜到我这个博客然后还是不希望相关认识看到我讲某些笑话…具体为什么叫做狗理马…如果你感兴趣现场问我好了。 

  4. 我坐了一次救护车,木哈哈… 

Update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