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less than 1 minute read

感觉已经很久了,博客的这个冬眠状态。不知为何而写,是不是只需要为了写而写。

博士的最后一年还是来临了,不管想不想逃避今年需要做出很多影响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做研究还是去工业;对于已经呆了5年半的法国是留还是去。尽管这些选择如此重要,可以预见的是无法通过思考推出全局最优答案,还是需要到时候在很局限的几个机会中做出局部选择。归根结底还是犹豫。并不是说相比研究我不偏好工业,毕竟一直是工业这条路走过来的(两次实习都是在公司, 博士也是工业环境下),而是认为自己走一条从工业到研究转型的路估计也走得通,只是无法预见接下来时空上的代价。离开法国也不是不能考虑,毕竟没有我必须留下的理由,虽然这里有我喜欢的地方。黑色星期五的恐怖袭击后,我看到了正常外出、在室外咖啡用餐继续生活的法国人,伴随着政策改变、对遇难者的缅怀关怀。一个社会的成熟也许就体现在这种时候。

2015年还是收获很多的。终于有了篇在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尽管其实是会议文章),3篇论文其中1篇年底也投稿到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Numerical Methods in Engineering,应该算是数值工程领域里非常好的杂志了。明年估计还会有篇关于自己博士课题的论文,还要算上和其他教授合作的2篇论文。还剩的33天假期应该是没机会用完了。

PP、攻壳机动队和绝望先生,应该是15年看过的可以在脑子里占有一席之地的动漫。前面两个貌似已经说过了,后面那个算是一个架空在一个恐怖的故事之上的人类社会吐槽类动漫…

今天做了 Morteau 香肠,Monoprix 买的。关键点就是要从冷水开始煮,处在刚刚煮开的状态下保持30分钟左右。切开的时候的那个肉汁…太诱人了。用来煮的水可以煮意面,尽量不浪费煮的时候一些流失的味道…

Update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