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量很大的一天

2 minute read

这篇日志还是讲讲博士的事情,早就有预感这天会发生很多事情,的确就这样发生了。我是在27号开始写下这篇日志的,因为26号我晚上11点才到家,然后28号才完成,因为我很懒而且这几天有点累…

这天我去了里昂,恩第二次去了里昂这个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地方。当然这次去里昂不是去玩的,而是把整整7个小时献在了 INSA 校区。这天和 INSA 的机械研究组和材料研究组的两个人约好要进行那个关于超合金材料的博士的面试。事实上不是面试了,因为面试的东西我们之前在网上视频的时候已经都走过了,所以这次更多的就是继续面对面沟通下,互相见个面,然后继续谈谈。

早上4点就起床了,我记得上次那么早起床是第一次找实习的时候的第一次面试,在 Avallon 这个小地方,但我记得也没有那么早,应该是5点钟左右吧(那次其实我早到很久,然后在一个小饭馆消磨时间,结果得到一个教训:不要永远相信 GPS,公司在国道附近,步行基本上到不了的地方,路标也标错,结果终于偶然找到了,迟到了一刻钟吧)。然后到巴黎 TGV 到 Lyon,路费当然要报销。

差不多9点半到校区的,真的是个校区,尽管没有什么门卫大门完全敞开式的,但是相比 Compiègne 那种完全和市中心其他建筑混在一起样子,还是应该叫做校区的。很大,因为貌似包括了很多所学校。图书馆不错,超大(没 Pompidou 那个大尽管)超现代化的。然后10点去那个机械研究组和那个老大见了面。

其实主要就是介绍了他们这个组干些什么事情,干过什么事情和想在这个博士里面干什么,然后就是参观一些实验室,一些仪器什么的。这个人,很理解我的职业规划(他自己也是做数值的),就是主要走数值力学的路线。所以这次见面特意说这个博士尽管不是100%数值,也有实验的部分,但数值方面有很多地方可以我去探索,可以让我去自由发展,当然,他这么做当然是诱惑我…之后他再介绍了 INSA,听完介绍觉得 INSA 真是个好地方,我当即就说我的第一选择还是 CEA 那个做断裂力学的那个,但我第二选择就确定是你们这里,没有其他博士我再去考虑了。

之后和他再和材料方面的那个老大一起去食堂吃饭,话说这是我1年以来第一次再次去 RestoU…然后在路上跟他们说我发现校区里面一个工厂“烟囱”上面有中文写的“我爱你”…反正让我挺震惊的。

由于那个材料的老师1点还有事情,所以就约在2点再在他办公室见面。我为了打消时间就去了图书馆。前面也说过了,装修得很高级,然后书很多,看到很多数值分析的书比如。然后和这里一个读机械工程师的中国人稍微聊了聊,果然不知道 UTC,然后也不知道那个“我爱你”的东西,难道这个东西是昨天刚写上去的?我那么巧就看到了?

这个材料老师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如果说那个机械的老师也是数值出身,和我是同类人的话,这个老师更强调实验,尽管也没有强调地很厉害。材料,更具体的说是微观材料组织,一个对我而言…没有很大兴趣的存在,但事实上就存在着像他这样喜欢分子动力学、位错理论、晶粒长大之类的人。我虽然没有任何崇拜之情,但是他们对这个领域的 Passion 还是挺让人折服的…

然后他说了可能的确是那天我收获最大的话(他自己也说这个是我那天一定要记住的东西),就是说一个博士课题,其实并不是课题题目本身重要,而是博导和其他博士生其他老师组成的一个研究环境重要。尽管我现在还是觉得题目还是第一的,但由于以前也有人(Pascal)跟我说过“博导很重要”,所以我也不能把这句话完全不当回事。所以这句话对我现在产生的影响就是,做好这么一个准备…

这个性格完全开放的老师还希望我和这里的博士生一个个聊聊天,问问他们在干什么,问问他们是怎么想的,以让我知道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研究环境。挺好玩的吧……反正这天我一直弄到了下午5点多才从 INSA 出发去火车站。

如果要总结下,那就是 INSA 是个研究的好地方,那就是这个博士也挺有意思的。老师好,环境好,而且设备也有,钱也足。那个材料的老师说,他们钱是有,而且很多,但就是没有时间…话说我很尖锐地就问“所以你们要招博士生对吧”,当然他也很“正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如果这天就仅仅发生了这些,那信息量还不够大,因为就仅仅涉及了里昂这个项目。但这天我之前要求(这个词不太好,应该说…请求的?)的两封推荐信也都写好了,效率挺高的,而且写得…都很客观,把我理论和数值方面的能力大夸特夸…我也只能对自己说的确这个是我争取到的,但我自己也知道很多地方我还远远没有学习够…尽管我这两个领域的知识的确很广(比如那天巴黎面试问到平行计算我还说出了 MPI 这么一个协议,但其实我对平行计算具体如何实现还一无所知…),但很多基础还不够深入(分析…拓扑…永远的痛)。

然后在回去的 TGV 上,终于,巴黎那个博士有一个消息了,说 Polytechnique 的一个断裂力学大牛(就是他提出了一个断裂力学的新框架,写了很多我大致懂但看懂细节还需要很多数学知识的文章),同意做我的博导了…也就是说我可能要在 X 做博士了…当然还没最后确定(我指签合同),但还是个非常好的消息啊啊啊。

那天10点半差不多到的家下面,然后发现下面那个公寓的大门打不开了,我受不了,都要计划去山上住同学家了,后来等了一会有人从另外一个门回来了,于是终于到家了…话说到现在(28号)下面那个门我还打不开(为什么别人打得开?),不过也没关系,因为那次发现其实旁边那个门是“虚锁”着,用力就能打开了…

Update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