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木奉太郎

less than 1 minute read

距离上篇博文转眼间又两个月过去了,在此之间经历了第二次新冠封锁,和自己 32 岁的生日。在不明白的心情下突然想写点什么,在这个自己和世界仍然有保持联系并归属我的地方,进入下内向者的自省模式。

口吃对我来说就像传染病。来得总是那么突然,想离开又不是那么简单。深陷的时候感觉世界抛弃了自己,摆脱的时候又虚伪地缄口不提。2 个月前好好正视了这个寄生已久的问题,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和之前的 Asexuality 一样,也算是一种小成长吧。

最近读了冰菓古典部系列最新的小说迟来的翅膀,被奉太郎对他人的温柔和内心的细腻完全吸引住了。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感动,可能是因为和我那么像却活得如此自由吧。

在我非常喜欢的「群山可以放晴」中,因为怕误解他人的心思和感受,结束了自己悠长的假期。“折木同学,你实在是……“,千反田大小姐最后也说不清楚。

既然她说不清楚,我多半也听不明白吧。

折木的自由恐怕就在于自身这点到为止的细腻吧:细腻过度无非就是焦虑和敏感、细腻过度的不明白无非就是谎言。

Comments